南狂

【香索】表

我又来发刀子了
*小学生文笔,贼烂
山治视角

我有一块表,有些老旧的表,表盘上有一滴看起来像血迹的东西,怎么擦不掉,我早就忘了它是怎么来的了,好像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这块表,好像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哦,不,应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给我的东西

但那个人是谁?

我记不起来了,我从来没给它换过电池,但是他一直在走,很奇怪,不是吗?

但是有一天它忽然停了,没有被摔没有沾过水,但是它就是那么停了,也就那天我忽然接到娜美小姐的电话

她说索隆死了

我连夜赶过去参加他的葬礼,说是参加他参加葬礼倒不如说是给娜美小姐一个面子,我为什么要参加一个背叛了我的人的葬礼,葬礼完了之后娜美小姐给了我一个盒子,她说那是索隆的遗物

奇怪,他的遗物为什么要给我,但是我还是收下了,回到家之后我把那个盒子打开了,里面只有一块表和我之前停的那块一模一样的表,只是他的那个表还在走,我隐隐的觉得这两块表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我跑遍了所有的修表店那里的人都说没法修好我那块表,那也没什么办法,只能作个纪念吧

过了几个月吧,我遇到一个老婆婆,嗯,也不算是遇到的,只是听说她很会修表所以我带着我那块表去找的她,她拿着我的表看了好久,我忍不住问他,你能修好吗,她什么话都没对我说,把表还给了我,问我最重要的人是不是死了?

我心想,父母哥哥姐姐还都在呢,最重要的人……好像没有啊,我诚实的告诉她,没有。她问我有没有见过和我这块一模一样的表,我说见过,赶紧从兜里把另一块表拿了出了,她拿着那块表对我说这块表的主人是不是死了?我说是,前不久刚给他办了葬礼,她说那个人一定是我最重要的人吧,我笑了,不知道为什么笑着笑着泪就流下来了

那个老婆婆告诉我,这两个表啊,是被我们的血滴过的,把表交换了,只要表还在走,就说明对方还活着,如果表不走了……那个人也就走了

“故事讲完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呢……”金发的男人跪坐在在墓碑前

【香索】爱上警察的杀手

〔呐,绿藻,我爱你哟〕
梦里金发的男人微笑着伸出了手(场景转换)
〔恶心,离我远一点,我还要去找我亲爱的lady呢,滚开,妈的〕男人一把甩开他刚握住的手
“不要……”索隆猛的从床上惊醒,伸出手想抓住男人的衣角,可惜那只是梦
泪水划过脸颊,掉落在了地板上“我竟然爱上了一个警察,这算什么?”自嘲的笑着,拿起床头还沾着血迹的秋水,仔细擦干净后,放进刀鞘,去执行他最后的刺杀任务

夜已经很深了

潜入,绕过客厅里凌乱的衣物

“叮当”金色的耳钉碰撞发出声响,像是死神临近的脚步,渐渐逼近那发出女人呻吟的卧室
“吱呀”门被推开的一瞬间,仿佛空气都被凝结了
房间里,橘发的女人慌张的用被子盖住裸着身体,金发的男人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把枪指着索隆,优雅的用一只手点燃香烟“你不会对我造成伤害,对吧,你喜欢我,哦,别那么看着我,这样只会让我认为你很恶心”“你……”一时语塞“那就从女人开始吧,反正早晚……”

【砰】

话还没说完,子弹打进了左腹,慢慢跪倒在床边,手里的刀掉落在了地上,金发的男人抱起床上还在发抖的女人,从侧门走出,泪水肆意的打在被血染红的地毯上,为什么,为什么心会那么痛

听说人死前会浮现自己这一生做的错事

他杀过很多人

可眼前只有阳光下金发男人的微笑

还有橙发女人的温柔

【香索】失约

巨短巨短的短篇
完全看不出来谁攻谁受……

一片片玫瑰将金发的男人围住“这周又是失约吗?都好几次了,是忘记了吗?”喃喃自语道,颓废的将头,靠在墙上,透过橱窗往外望去,街上的行人终没有一个是他。深夜,摇晃的扶着墙站起,捡起被花瓣淹没的西服外套,嘀嗒,泪水划过精致的脸颊,不会错的,上次也是这样,也是这样的夜晚,他在他的怀里虚弱的不行,“抱歉啊,甚至弄脏你的衣服”伸出手来想擦拭对方衣服上的鲜血,却被按住“别乱动了,一定很疼吧…别闭眼我求你了,别闭眼睁开眼看看我”费力的睁开眼睛“臭厨子别哭了,从没见过你哭啊,没事的”抬起手抚上山治的脸颊,轻轻擦拭着挂在眼角的泪水“我困了,在我睡醒之前别叫……”“别这样”紧紧的握住那双逐渐冰凉的双手“醒来啊,醒来我请你喝酒”(回忆)“呵”苦笑一声“那是我忘了,忘了你已经走了”失神的撞门而出
那夜,无眠……

【轰爆】我一定要吃鸳鸯锅

*小破车,文笔巨烂
凑合着看吧…
之前被禁了三次…
也是很无奈了…
https://m.weibo.cn/6122843076/4281813478060786
走链接走链接
怕了怕了